青青子衿

【喻黄】哨兵向导同人文推荐

保存一下,保存一下。

旌歌:

改了名字觉得不是很多


还在连载的会注明,质量保证w不定期更新w
如果是BE会注明...如果有的话
收录哨兵向导设定的喻黄文,没有时间年限,不全,还有其他的这种类型的话欢迎小天使们补充w


------------


2017.10.04 我居然从头到尾改了一遍,佩服自己。不会更新了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1.《空烬》by真的急死我了/米洛(向哨中长篇)
空烬(1-5)空烬(6-10)空烬(11-14)空烬(15-20)(END)空烬番外一《结亲记》



2.《天梯》by:江河(向哨长篇)
第一部《薄暮辰星》已完结,这一部主要是讲文州和天天如何走在一起以及大概世界观。喻黄二人爱情太戳心。
第二部连载中。
天梯|薄暮晨星(序)全文tag

3.《At First Sight》by:siluheling(哨向长篇)
 扫文推文《At First Sight》



4.《去往光明之地》by:无所不为(向哨中长篇)
天天是黑暗哨兵w
全文tag
 
5.《叛匿者》by:朱瑾扶烟(向哨长篇、连载)
叛匿者(链接集)
 
6.《逐世》by:天腐的多喵(向哨长篇)


多CP,喻黄/伞修/方王/韩张


  逐世【全】


 《强项令》(向哨连载qwQ)


  全文tag



7.《星落》by:沈扶桑(哨向、连载)
全文tag



8.《爱情悖论》by:烈焰琴魔和两个小矮人(向哨短篇)

9.《黑日白夜》by:燕麦泥(向哨短篇)
【黑日白夜·上】


【黑日白夜·中】


【黑日白夜·下】


 


10.《华封三祝》by:三步知遥(向哨、连载)


[喻黄/向哨]华封三祝 01




11.《不触即发》by:倾斜角(坑,慎点)


不触即发——《下落不明》 1


不触即发Ⅱ——《致命延时》1


 


12.《边缘》by:白鹿鹿鹿(哨向、坑,慎点)


【喻黄/哨兵向导】边缘-01-03




13.《满线》by:关山千里(向哨短篇)




一步之遥》(哨向短篇)




14.《天寒日暖》by:三月不识(向哨、连载)




15.《意外之外》by:Lester莱斯特 (向哨中长)


  全文tag


16.《空心海》by:青山为雪(向哨、连载)




17.《感官动物理论》by:鹤相欢(向哨,连载)


感官动物理论01感官动物理论02


18.《异类°》by 陆纵之Felicia(向哨、强强、连载)




19.《三年毕业,五年重修》by:林木晚夕


(长篇向哨,主喻黄/双花/周翔,微伞修伞(?)


01全文归档


20《惊流》by流雲吟遊(向哨、连载)


01


(这个不知道是被删了还是隐藏了,看不了orz)




21.《可爱多》by:UNICORN(向哨短篇)




22.《Perfect Couple》by:桃花饼(哨向短篇)





23《穷徒困境》by:Wishmaster(向哨短篇、开放式结局)


ps:我觉得算是HE,看不懂的可以看看评论。这是一个异常冷酷的烦烦,背叛是真的感情也是真的。




24.《无间》by:客守白(向哨连载)


(一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下面的我没看过qwQ存个档


群鸽飞回》by:枸杞红了(坑)


随遇而安》by 一川向晚




雨虹》by:没人认识我(古风短篇)


雨翮》(古风短篇)




夏日花火》by蟹粉糍米糕炒呼呼




Safe & sound 》by『相思不苦』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大概以后很少更新了吧。高三党,回归待定x


 


TBC.

等更期间乱写的长评

国际惯例先  @抱歉我一定不喝碳酸饮料 一下大大(bushi。
然后就是表白一下这篇《叔叔不可以》。
一开始看这篇文的时候就是对它的标题比较有兴趣然后戳进去看的。当时的想法是我就随便看看我也不关注也不追了就打发下时间...
----真香。
一开始看的时候我很担心这篇文比较的玛丽苏傻白甜。因为现实中叔侄相恋是乱伦的大忌,并不像某些文里写的一样轻松。如果只是为了背德的刺激感而这么写的话就有点让人不爽了的说。
后来我发现完全不存在这种问题!大大对这种事实描写的很清楚很细致啊比我想象的还要虐!
感觉上的话,这篇文像是那种,我陪你长大你陪我变老( bushi)
杰希从小的时候就一直很依赖4000啊。小杰希的生活圈人少的可怜,但他有4000啊。在他眼里,4000就是最好的,什么都没有4000来的心动。小小的杰希认真的观察着4000的一举一动,希望能以此获得4000多一点的关注。在4000眼里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动作,就足以让小杰希黯然神伤许久,或者是自己一个人悄悄高兴很长时间。小孩子的喜欢往往不需要理由,杰希固执的喜欢着4000,他用那时的他能想到的一切方法来彰显着他的爱意。即使在周围的人看来他只是小孩子不懂事,及时连4000自己都只是当做在哄他玩。他所举办的简易的婚礼,在他看来是一生的誓言,在别人看来却是儿时的戏言。
甚至到最后,他的士谦叔叔也这么离开了他。他说过回来吃饭,但是他没有。
那时候的他能怎么样呢,他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啊。他只能抱着同样小的猫头鹰,一遍遍做着明知不可能实现的梦。
一直到他后来长大了,有机会再见到他的士谦叔叔。但是4000却一直在犹豫不决。他是一个成年人,他总要考虑到更多感性的因素,他不敢轻易地迈出这一步。他用理智拒绝自己的感情。但他的矛盾,挣扎,杰希其实一直都看在眼里。杰希一直在默默的等待他。这一等,就是十年。
感情和理智的争锋还是感性占了上风。但是果然在一起之后的糖有多甜,接下来就有多虐。他们都已经计划好了一起出行,但却不得不中途腰斩...包括谦谦在机场坐了很久的这个细节也真的很感人了...是的啊,现实不是童话,没有那么多的美好,真爱并不能解决一切。
杰希以为自己长大了,但其实没有。他们需要时间啊。
包括文里的文绉绉也要给好评!为了给好友助攻文绉绉白写了辣么多的物理作业!中国好同学!
大大文里有很多小细节都很戳人的,比如谦谦的乱吃醋,夜里的猫头鹰,还有各种心理描写...包括学校里的流言蜚语,周围人的目光与如芒在背的无奈...就像大大文里说的,师生恋,叔侄恋,同性恋,他们之间的障碍太多了。这就是社会现实啊,很多评论对同性恋都非常不友好,很伤人的。
但最终他们还是会在一起的吧。嗯一定是的。大大说过的!
最后!我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!对不起! QAQ
悄咪咪的再次 @抱歉我一定不喝碳酸饮料 一下大大,然后抱着文州溜走。

群规附在截图里了,我懒就不打出来了。
因为快到七夕了所以求人的比较多。
微草柳非小姐姐求微草全员。还有一个温柔左位。
然后微草木恩随缘许愿队友。
喻队想要队友。
好像没了。
哦对了本人戴妍琦想求个队长 。
就酱。

【楚云秀中心】旧事

私设烟雨俱乐部在江南。

OOC有。

1.

楚云秀走的那天烟雨俱乐部下了点小雨。雨不大,却莫名的有点伤感。

她踩着细跟玻璃鞋一步步走到俱乐部前,然后回头一笑。

日光正好,似乎依旧是初来烟雨的日子。

2

说出来可能没人会信。楚云秀十几岁的时候,曾经也是一个羞涩的小女孩。

那时候她刚来烟雨,怯生生地想要和大家做好朋友。奈何训练营里女生无比的紧缺,就算有,理由也千奇百怪。

“哈?我是想要追男神才来的呀,打好游戏他应该就会更青睐我一点的吧?哎呀好兴奋啊~”

“好好训练?那是一定的啊!谁不想成为职业队员啊?不过…女孩子家家的,能打好吗?职业联赛里可不能施展美人计啊。我还是好好划水吧,毕竟我是为了近距离观察大神才来的!哪里能要到大神的签名照呢?”

“哎呦我跟你说,我妈可烦了,死活不让我来训练…我还非要逆着她的意思来了。”

“哎哎哎,我看见你的背包了?你是那个谁的粉丝吧?哎呀巧了我也认识他!你看那边那个男生是不是长得有点像他?打荣耀?哎呀以后一定会训练的嘛别管啦。”

楚云秀有点茫然。

她不是傻白甜,女孩子打荣耀或许会受到质疑,但是她从没有想过这质疑会这么大,大到连那些女孩子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够与男选手们并肩。

然而这只是个开始。

3.

第三赛季,烟雨队长状态下滑。

而训练营,楚云秀霸占无数次了榜上的第一名。

“烟雨俱乐部最出色的接班人”,报纸如是写道。然而与此同时,报纸上也提出了更多的质疑:“她可以吗?一个女生能否操作好烟雨的当家角色吗?烟雨将当家角色交给一个女生是否太过草率?”

楚云秀合上报纸,随手把报纸丢到一边,将偏分的刘海理了理,走向卫生间。

烟雨俱乐部厕所的隔音效果显然不大好,楚云秀一边洗手,一边听着隔壁的小声咒骂。

“WOC,又被楚云秀抢先了!”

“喵的,LZ连个女生都打不过了是呗?”

“没办法啊,谁叫人家能得到队长和经理的特殊优待呢。”

“啧,女生就是好啊,还有职业队员亲自指导呢。”

“嘿嘿,这个‘亲自指导’有深意啊…”

“行啦你就别瞎想了,想这么多有什么用,人家又不能照顾你。”

“呦,你还真觉得她啥都没干啊?我看不一定。你看她那种女生,训练的成绩好,没准心里就怎么看不起咱们。肯定手机里有一大堆备胎…我不是个女生,人家当然不照顾我啊…嘿嘿…也就她把自己当回事…”

后面的污言秽语,不用听都能猜出来。

楚云秀洗手的动作一顿,水便贴着她白皙的手蜿蜒流入水池。她的手指即使是以手模的标准来衡量,也算得上是好看。只是她每一根手指的指尖,都附着一层薄茧,平白失了美感。

她盯着自己的手指看了一会,突然轻轻地笑了一下。随后她扬起眉毛,将头发束在一起,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,转身便走出了洗手间。

我才不是电视剧里的傻白甜女主呢,她想。

4.

“准备好了吗,云秀?”

烟雨的老队长叼着一根烟,倚在天台栏杆边。烟头的一点红色在黑夜中若隐若现。老队长的面容,卸下了在媒体面前的客套与虚伪,只留下疲惫,沧桑,与不舍。

“队长。”楚云秀轻轻地应到。她的手指下意识的扯紧了袖口。

老队长注意到了这个细节。他慢慢地、淡淡地叹了口气。

“别这么叫我啦。我马上,就不是烟雨的队长啦。”他语气看似欢愉,却无论如何都忽略不掉那丝落寞,“云秀,从训练营开始就有很多关于你的流言蜚语吧?你能走到现在,也挺不容易。”

楚云秀下意识地想要接话,却听到老队长接着说:“但接下来你还会更不容易。”

这本来应该有点好笑的,可她却不怎么笑得出来。

老队长弹了弹身上的灰尘,慢悠悠的拿出一根烟。

“要吗?”

楚云秀摇摇头。

老队长自己点了根烟,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“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你留着齐刘海短发,看着就像个中学生。现在都是披肩的长发了。”

“不过我总有种预感,你还会更成长的。”

“以后,我就要叫你楚队了。”

这不是第一次有人叫她楚队,但她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名字背后沉甸甸的分量。

“我把烟雨的未来交给你啦,楚队。”

5.

“楚队?”

直到比赛席的门被敲响,楚云秀才如梦初醒般的抬起头。大滴冷汗从她头顶滑落。

输了。

BOX-1战术。但却是陷阱重重。

风城烟雨追击枪林弹雨时,不慎被神出鬼没的夜雨声烦缠住蓝雨全员火力调转,风城烟雨以一敌二,却在迎接冰雨刀刃的同时,淋上了索克萨尔的混乱之雨。

最后一刻,屏幕上是漫天的剑光,和远处队友负隅顽抗的枪火声。

楚云秀怔怔地站起身,慢慢地走出比赛席。她是烟雨资历最年轻的一位队员,可却是烟雨的队长。前辈们的眼神里似乎藏着轻慢,安慰里又似隐着奚落。

“哗----”闪光灯,快门声…坐在赛后发布会上,楚云秀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比赛上缓过神来。记者的询问声如刀般犀利。

“楚队,对于由于您太过冒进,与队友配合脱节导致比赛失利,你怎么看?”

“楚队,据说您曾今因不尊重前辈与队员发生龌龊,是真的吗?请您给出正面答复。”

“楚队…”

我没有…

“针对这次比赛失利,我们会共同进行复盘,我不会逃避属于我自己的责任。”

我已经很谨慎了…

“此次比赛的失败会成为我们学习的案例,我会配合诸位前辈的节奏,不会冒进而脱离节奏。”

前辈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配合我,只有我一个人在单打独斗…

“烟雨俱乐部内部十分团结,我们都会加快磨合,相信下一场比赛,我们会给大家一个答案。”

灯光太刺眼了…我想离开…

“十分感谢诸位记者朋友的热情,各位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.……”

烟雨俱乐部的夜色很深。楚云秀半个身体陷进沙发里,呆呆的看着窗外的月色。.

手机里有十多个未接电话。划开后,来电全都是“沐橙”。

楚云秀禁不住又叹了一口气。

她不止一次的想过,如果她也可以有一个搭档,在关键的时刻里一矛挑破所有隐藏的危险,那会怎么样?

不过也只是想想。

当时她为了打荣耀,和家里大闹一场,即使她回去,也得不到安慰。队里的前辈…前辈们的眼神,她也是看得懂的,又怎会装可怜博安慰?她也有自尊的啊。

她坐了很久。然后将手伸向桌上的一包香烟。

那是烟雨的老队长留下的。她本来是想还回去的,对方却说一包烟,不值当。

而现在她却将手伸向了这一包香烟。

烟头的火光仍是通红的一点,依旧是在黑暗里若隐若现。楚云秀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,远离了媒体,似乎也只剩下疲惫。

她吸了一口烟。呛吗?好像并没有很呛呢。

大概,习惯了就好了。

6.

“楚队,训练营提上来的那个刺客已经到门口了,你下去接下他可以吗?”

“哦,没问题啊…叫李华对吧?就那个什么都不会要找人代写的,英语作文里的李华?嗯,我马上就下去。”

楚云秀踩着高跟鞋,咬着一片面包,走出门外。

路过洗手间时,她发现自己的头发又该染了…楚云秀哀叹一声,任命的走下楼去。

自那次与蓝雨的比赛后,楚云秀开始大放异彩。可每当面临重要关头时,她总是会往后一步。

为什么要退后?她也说不上来。是对对手的畏惧?是内心的怯懦?还是对重蹈覆辙,陷入陷阱的害怕?

都不重要了。

由于她的战斗风格,俱乐部极力想要让她表现的强势一些。于是她开始烫着大波浪的长发,涂着红色的唇妆。她走路带风,言笑利落,似乎是精明能干的职场女精英。

可是——

“你在彷徨什么呢?”

楚云秀经过路边时,一位算命老人突然道。

“不管怎样打扮,不管你的外壳怎样的坚强,也改变不了你内心里的不安啊。”

“可怜的孩子,你肩上的担子如此之重,它要压垮你啦。”

“放下它吧,孩子——为什么要如此不安?为什么即便如此不安,仍要不堪重负的往前走?”

楚云秀捏着包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。良久良久,她回过了头。

她逆着光,脸上的笑容嵌在阳光里,比来时还要释然。

“谢谢您的好意啦,只不过,我答应了别人的——”

“我会用最柔弱的肩膀,撑起那一座烟雨楼。”